881389聊吧联盟www.891389.com

驭灵女盗 130:为徒报仇!(一更)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

发布日期:2019-11-11 09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〔盗灵〕〔盗门驭妖人〕〔驭灵纵世〕〔驭灵梦〕〔灵驭苍穹〕〔灵盗猎人〕〔鬼墓盗灵〕〔驭灵王战纪〕〔驭卡女帝〕〔重生驭灵师〕〔医女驭憨夫〕〔驭灵传奇:金牌元素师〕〔盗灵空间:诡杀凶案〕〔玄墓盗记——天桥灵墓〕〔驭灵弃妃之灵异卡牌〕〔驭兽魔女:异能特工妃〕〔玄女驭皇,步步成仙〕〔将门毒女驭夫计〕〔帝女驭权:风华倾天下〕

  人人都称红衫王冷酷无情,很少人知道他对绯公子多么用心,一生没有子嗣,他将绯公子当成比自己儿子更亲近的继承人悉心培养。这些年更是深入简出,几乎将整个血王域的大权都交到了绯公子的手中,只差一个正式的禅让仪式。

  绯公子一身诸宝,皆红衫王心血之作,有的是以重金请名师打造,有的是亲手从极为危险的恶战中夺取,可惜有很多好东西绯公子在最后一战里并没有用上,他的储物袋便随着他的*一起湮灭在烈火里。

  此刻红衫王一心想为自己的弟子报仇,并不知道其实绯公子在生命最后一切前早已将自己抛之脑后,不然绯公子若想着师傅的好处,提前捏碎传讯玉简,请红衫王一同前来开门寻宝,想必他的小命便不会凋零得这样迅速。

  红衫王死死盯着厚重的火焰巨门,步伐向前踏出一步,在他抬脚之时,地上便已烙印着一枚深深的足印!

  “老主人万万不可开门,那门后藏着的妖邪极为厉害!它在杀死公子之后,甚至扬言要我们找来魔君和魔王供他吞噬取乐!”

  “我知老主人修为深不可测,亦知老主人为公子报仇心切,可是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,千万不要去碰触那个禁制!不然我……我日后有何颜面去见地下的公子?”

  君琰的下巴掉在了地上,门后的声音,明明是嫌弃绯公子修为太弱,要他们寻来魔君魔王前来相助,怎么到了苏瞳的嘴里,却变成妖怪要吞魔王取乐了?

  而且让红衫王这老魔头去会会门后可怕的力量岂不正好?最好他也像该死的绯公子一样,嗷都没来得及嗷嗷两声便化为一缕青烟从世上消失,从此世界又多了一份清静,少了一尊魔头。

  只有苏瞳明白红衫王这种性格桀骜的王者的想法,在某些时刻,你越将前路形容得危机丛丛,便越能激发其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冲动!

  “你……的确是一个忠心的孩子。”红衫王低头看了苏瞳一眼,眼中竟有了些许赞赏。

  “一边等着,本尊去去就来!”横飞一腿,将苏瞳甩到君琰身旁,而后红衫王便张息着他磅礴的力量,发出鹰一般的啼叫,朝那火炬巨门噔噔噔噔地踏去!

  一股浓重的腥风扫过君琰的面颊,他惊愕地看着红衫王的双掌似挽起了一双风翼,无数细小的风旋簇拥着他朝门楣靠近!

  未用法宝,隔着数百米的距离,老头便开始拼命挥拳,拍出迅猛的狂风,朝大门打去!

  那力量强大得无与伦比,在狂风里,苏瞳和君琰甚至可以看到一枚枚血色的巨拳,将火门震得轰轰直响。

  之前苏瞳和绯公子拼了命才撼动的巨门,在这白衣老头儿威猛的力量之下,竟马上有了再次开启的迹象!

  苏瞳将自己的下巴抬得高高,眼中有一种奇异的光线在闪动,虽然人人都称红衫王是恶魔中的恶魔,他教出的弟子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败类,但从红衫王这阵狂拳之下,她却感觉到了一种直爽浩荡的威严。

  不似那些魔修的阴谋诡计,也不似那些花花肠子的以大欺小,借刀杀人,红衫王的每一拳都充满了力量,光明正大,坦坦荡荡。

  红衫王的几拳,自然不能完全改变他老魔头在苏瞳心中的形象,不过却令她对这花神宫三魔君之一的魔中大能,产生了防备和厌恶之外的一种好奇。

  拳拳声延绵不绝,大有江海无尽之感,越战越勇,竟连那些门扉上垂落的冰棱都通通断裂,那些凝固的黑火也被激得跳起,如脆硬之物一样,发出不堪重负的巨响。

  看来红衫王的实力远远超过她的想象,绯公子在她眼中,已是极厉害的人物,可是绯公子之比成名已久的魔君,又差了许多。

  绝不能以绯公子的表现去衡量眼前这魔老头的修为与毅力,红衫王之开门,· 2020年武汉大学会计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(非全日制双证,远比绯公子要轻松太多。

  火门打开一丝小缝,立即从其中传出一丝微弱的绯公子血息,红衫王的嗅觉极为敏锐,自然立即将血息捕获,对苏瞳之前的陈述更加深信不疑。

  “浇死那老魔头!”百家有钱愤愤地在心中叫嚣,若此人不死,只怕众人在短时间里也不会过上好日子。

  “咦?”发出一声轻嗤,红衫王便被冰雪封印,整个人化为冰雕矗立在半开的火门之前!

  红衫王的生死还不是苏瞳最关心的事情,这一次终于有人帮她堵在门口,让她能伸长脖子向门内眺望!

  苏瞳的仙力立即再次凝集于眼,聚精会神朝门中打探,在一片混乱的冰风与火海之下,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山石嶙峋的冰谷,只不过生长在谷内的并不是茂盛的树木,而是一株株晶莹枯骨!

  这些还有心跳的魔修,表情痛苦却不可移动,如树木一样扎根在地,正将自己的修为源源不断地输入冰中!

  也许那些漫山遍野林立的枯骨,都是这些拥有着强大冰元力修士死后留下的印记。

  苏瞳瞬间手脚冰寒,大师兄也是冰元力修士,若与这些活人一样,都被“种植”在冰谷内,那么此刻他还活着?还是早已被抽空力量成为死人?

  苏瞳拼命向司狱铁令气息传来的方向眺望,看到的却是一片迷蒙的浓雾,浓雾无处不在,甚至令她未能一眼看透冰谷全貌,而且整个冰谷仿佛也会移动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隐入雾内再也瞧不见那些森然哀伤的冰骨。

  不愧是魔域一方霸主,腐骨之冰并没有在其体表留下腐蚀痕迹,倒是那凭空出现的血浪,让人叹为观止!

  那血……似乎就是红衫王的法宝,站在沸腾的血气上,他的脸色挂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红润与自信,仿佛血液不竭,战意不衰!

  腥血在半空蜿蜒,这便是血魔的真正力量,被笼罩在狰狞赤红下的君琰开始脸色蜡黄,因为曾被令瑶悄悄引诱入魔,所以他体内早种下不可完全磨灭的魔心。

  要是放在平时,他的意志力还足以将魔心死死压制,可是在血魔的威慑之下,那平日里看不见的魔心,突然蠢蠢欲动。

  “啊啊啊啊!不要让我靠近那里!好可怕!我要死了!死了!这一次是真的死了,再也不会有下一代风华绝代的葵仙子!”被血息一激,早晕了大半日的露葵妖姬突然尖叫跳起,只指着火门之内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尖叫,便再一次闭眼倒下,倒吊在君琰眼前,看上去荒唐又可笑。

  苏瞳脸颊抽搐,只觉得君琰此刻情况不好,露葵情况更加不良,可是红衫王又岂是她们这几只蝼蚁拉得住的?

  看样子火与冰非但伤不到红衫王的根本,他反而真要与门后那只藏匿已久的邪祟生死一战,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。为死去的绯公子好好讨回个公道。

  苏瞳能感觉得到红衫王身上的威压越来越强,但他那杀气腾腾的表情,却在某个特殊的时间点微微一顿!

  她极为在意红衫王气息的变化,便在这个刹那感觉到了这老人身上出现的惊愕与细小的颤抖。

  就在苏瞳拼命猜想红衫王所见,看透那冰雾下隐藏的终极奥秘之时,那熟悉却又让人牙尖打颤的声音突然再度响起。

  “哈哈哈哈,这次总算是来了一个还算坚强的小家伙。来来来,以你的修为,应该能踏过这该死的火,走到本尊身前来寻找荣耀与力量!”

  苏瞳脸色又是一变,却见红衫王比自己脸色变得更快,丢下一句:“对不起,晚辈不应在此刻来打扰,不过日后必定在来拜访……”之类的客套话,便迅速激退,手忙脚乱召唤回旋于半空的血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火焰大门“嘭”地一声死死关紧!

  而红衫王本人却脸色死灰,将自己背脊死死抵在火门之上,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。

  跟小毛说好好学尿尿买新的小飞机,今天成功在小杯杯里尿了一个,立即大叫:“飞机!飞机!”难道以后都要靠物质收卖才能愉快地玩耍了么~